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侧福晋不悠闲 > 第297章 年家倒霉

第297章 年家倒霉

“你要以大局为重,咱们家唯一能依靠的只剩容贵人,她也是你亲妹妹。再说,漱玉都不在了,再纠结又有何用?何况是漱玉先对容贵人动手,险些害死了龙嗣,如此结局,唉,也是她应得的。”

年羹尧牙齿咬得咯咯响,目眦欲裂,“我不信妹妹会做那样的事,她连一只鸡都不敢杀,如何敢对龙嗣动手?定是那个贱女人怀恨在心,故意陷害妹妹,当初我就该一刀了结了她,妹妹便不会落得如此结局。”

年遐龄深深看她一眼,摇头叹息,“漱玉这些年在八阿哥府上是何光景,你我都清楚,她和郭络罗氏斗,做过什么事,你我也都清楚,她能对琦玉做那样的事,也不足为奇,你又何必欺骗自己?”

年羹尧骤然愣住,下颔紧绷。

那又如何?那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唯一放在心坎里疼爱的妹妹,他如何能不恨?

不过相较对年琦玉的恨,他更恨的是雍正那个恶贼,上一世害死妹妹还不够,这一世他竟再次将妹妹毒死。

可恨,可恨他费尽心思,仍旧没能阻挡这个恶贼登基,甚至一切提前了十年。

年羹尧一脚撂倒了一张椅子,大步迈了出去。

年遐龄摇头叹息。

……

雍正三年腊月初五,怀恪公主平安诞下一子,雍正赐名景瑞,为怀恪公主与额附傅兴的嫡长子。

雍正和皇后分别赐下赏赐。

雍正四年转眼即到。

正月,怀恪公主嫡长子办满月宴,雍正亲自到场,大大为怀恪公主撑足了面子。

月子过后,怀恪公主与额附傅兴抱着孩子进园子里请安。

这是雍正的第一个外孙,在皇子们尚无子嗣的情况下,雍正格外看重这唯一的外孙。

雍正在太后的万方安和见了怀恪一家三口。

皇后和尼楚贺也在。

看着眼前这个大红色襁褓里有着嫩嫩的脸蛋,纯黑的眸子,一脸懵懂的小小婴儿,尼楚贺也不禁生出几分喜爱。

太后乌雅氏抱着婴儿,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这孩子长得真俊。”

不过毕竟不是孙子,太后虽然高兴,却也有限,只象征地夸了几句,便把孩子递给了皇帝。

雍正这是第二次抱孩子,第一次还是抱的弘晏,但抱儿子和外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怀恪还担心皇阿玛不会抱孩子,这一看皇阿玛动作竟如此熟稔,不禁纳罕。

太后和皇后也露出异样的神色。

唯独雍正沉浸在终于有了外孙的喜悦当中,看这孩子格外乖巧,就更喜欢了。

直到抱累了,雍正才把孩子递给了怀恪,怀恪把孩子交给身边的乳母。

怀恪打趣,“不知道还以为皇阿玛没少抱孩子呢,比女儿还要熟稔。”

雍正怔了下,神色如常,“没什么难的。”

太后淡笑不语,没说什么。

看到怀恪如今生活美满,雍正十分庆幸将怀恪许配给了傅兴,富察家的孩子的确教养很好,如今怀恪平安生下了孩子,往后便可平安顺遂。

“也带孩子去看看齐嫔吧,到底是孩子的亲外祖母。”太后温和地朝怀恪道。

怀恪面色一僵,转瞬恢复如常,微笑应了是。

又坐了会儿,怀恪夫妻就带着孩子去见齐嫔了。

雍正向太后告辞,带着尼楚贺去了霁月清风。

喝了口茶,雍正喟叹,“朕实未想到怀恪也能如此幸福。”

如今总算是解决了他一桩心事。

想到梦里怀恪自嫁给那拉星德,婚后并不幸福,那拉星德宠爱小妾,虽未曾怠慢了怀恪,却到底不曾付出更多的关心,以致怀恪年纪轻轻就郁结于心,身子一直不好,直到难产。

只因那时的他只是个亲王,夺嫡的机会并不大,连带着怀恪也不曾得到足够的尊重。

虽然这一次也免不了因为怀恪身为公主的关系,可毕竟怀恪幸福美满,其他的便不必多计较。

且傅兴身边始终无小妾和通房丫头,这一点便比那拉星德强上许多。

“皇上为何如此说?”尼楚贺淡笑,“怀恪身为公主,富察家岂敢怠慢了她?”

她心知雍正必定是想起了怀恪的前世,才会有此感慨,她只装作不知。

雍正无心告诉她实情,只道:“自古皇家公主有几人能够幸福?便是朕的同胞妹妹温宪,当初也是落了个抑郁而终的下场,难得这个傅兴本性纯良,怀恪才能顺心顺意。”

温宪当初虽身为公主,却并未曾得到皇阿玛多少在意,毕竟皇阿玛的女儿太多,无暇每一个都顾及,而那时候他的额娘不过是个妃,温宪无人可依仗,才会那般。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是皇帝,怀恪是她唯一长大成人的女儿。

只有掌握了足够的权利,才无人能欺负他疼爱的女儿。

雍正握住她的手,眉眼柔和,“若你为朕生下一个女儿,将来她长大成人,朕一定会给她挑个人品贵重,合心意的夫君,必不叫她受委屈。”

尼楚贺嫣然一笑,“谢皇上。”

如此,她倒更期待这一胎是个女儿。

但也说不准,生男生女还真不是任何人说了算。

雍正还要正事要忙,就没在霁月清风久留,很快回了九州清晏。

自去年底八阿哥没了爵位,被幽禁府中,之后郭络罗氏被休回母家,自焚而死,年侧福晋又因谋害皇嗣被赐死,曾经那些拥戴八阿哥,却在新帝登基后疏远八阿哥的大臣都对如今的八阿哥避之唯恐不及,唯恐摊上了不好的事。

即便如此,雍正也未曾就此饶过允禩。

雍正四年正月,雍正革去了允禩、苏努和吴尔占等的黄带子,将其于宗人府除名,拘禁于宗人府。

之后更是历数允禩四十罪状,改其名为阿其那,改允禩之子弘旺名为菩萨保。

二月初,又以年羹尧与允禩勾结,常密信来往,妄图祸害朝纲为由,将年羹尧革职下狱,其女眷子女皆被流放。

此事并未牵连年羹尧之父年遐龄及年希尧一脉,只是将年希尧革职。

年羹尧刚到刑部尚书位子上不到半年,便一下子跌入了泥潭,整个年家也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

一些与年家来往密切的大臣纷纷与年家拉开了距离。

最新小说: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表白失败就变强 太太凶猛 汉末文枭 苍云剑神 变异魅灵全家大逃亡 诡报社 武证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