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南明汹涌 > 第圆七章 洪承畴封王

第圆七章 洪承畴封王

布木布泰听罢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皇上乃是因为积劳成疾,根本就不是什么阵亡,这一点一定要说清楚,一定要辟谣,让天下的百姓全都知道,不要中了李存真的全套。”

想到自己的儿子是病死在军中的,布木布泰突然感觉心头一松。

转而又问范文程:“范先生,其他的事情又该如何?既然暂缓进兵,那么洪承畴的大军该怎么办?南面还有那么多的藩王,又该如何?”

范文程回答:“洪经略麾下目前有十几万大军,包括张勇、赵良栋、王进宝、孙思克、孙延龄等悍将,如今正驻扎在武昌。淮安之战的时候,夔东巨寇的李来亨、袁宗第等人蠢蠢欲动,想要围攻武昌,如今有洪经略大军屯驻,夔东贼寇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联合甘陕的李国英则可能……”

鳌拜不耐烦地说道:“哎呀,我说范先生,太后问你现在该怎么办,你就说怎么办酒完了,你说了半天也没说到要点。”

范文程赶忙说道:“以在下愚见,此时应当将洪经略的大军调到京师来。”

鳌拜当即反对,大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洪承畴也是个汉人尼堪,狗一样的东西,你要他把那么多汉兵弄到京师来干什么?想要造反吗?”

范文程听鳌拜说法,心中不快,可是鳌拜乃是满清勋贵,他又不敢直接反对,只好说:“磨盘山大战、厦门大战、南京之战、坐天山大战,几仗下来我满洲的精锐还有多少?已经去了大半了。如今已经伤筋动骨了,再这么折腾下去用不着汉人打我们,我们就会如同当年的契丹和女真一样泯然消失。想要使大清基业永存,想要维护满洲地位,就非得提高蒙古和汉人的地位不可。”

“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鳌拜怒道。

范文程见鳌拜如此模样,也红着脸,据理力争,说道:“鳌大人,想当年你也是太宗皇帝的白甲,天启七年之后的情形最清楚不过了。太宗皇帝当年立乌真超哈,后改为汉军八旗,又有蒙古八旗这是为什么?我想,不用我多说你也是明白的。现在和那个时候何其相似,然而情形恶化得却更加严重了。如果天下只有满洲,又该如何?我们现在就是坐在火药桶上,只要有一点火星就是万劫不复。

鳌大人惧怕汉兵,难道还要震慑汉兵吗?你震慑得了吗?把汉人逼急了会如何?

厦门战役之后,我们满洲的男丁就只有四五万人了,还不及太宗皇帝时候的八成,现在把满兵全都加在一起才几个人。各地又有八旗驻防的人马,若是说捉襟见肘那还是好的呢,现在看来简直就是漏了个大窟窿,而且怎么都填补不上。这天下如此巨大,想要以四万满兵守之,可乎?汉军八旗如今多在福建放手海逆。蒙古八旗被拆得七零八落,云南有一些,坐天山上折了一些,如今生下的无非就是两白旗和正黄旗。满蒙汉八旗现在才几个人,能守住这偌大个天下吗?

如果不给汉兵地位,不抬高绿营,只要有人造反,必然群起响应,你怕是没听说过陈胜吴广吗?一人作难而七庙隳,我等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你……你……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惧怕汉人南蛮子了?”鳌拜嘴硬。

其实,此时重视汉兵是理所当然的。满清是以小族临大国,想要控制中国,必须扩大统治基础。

洪太非常聪明,知道只依靠满洲是不行的,便创立了汉军八旗,扩大统治基础,使汉人走狗有了希望,也麻痹了其他汉人。

当入关之后,收编明朝残余军队建立“伪军”,号称绿营。而绿营兵平时可以在家种地经营,战时才要作战,竟然也有银子可拿,相比于满洲八旗,不准经营只准打仗,虽然地位低了,但是实际上日子要好过得多。可以说,满清朝廷是把这些人养起来了,使其不至于反叛。总数有六十八万之多。经过南明的多次打击,如今人数仍然在五十万左右。

而满洲本来人就少,撒到全国建立驻军,就如同往大海里面撒了一把盐,根本就看不出任何效果,如果非要说有效果,也不过是起到监视绿营的作用罢了。

坐天山之战后,满洲严重削弱,已经到了快要绝种的地步,此时再不主动给汉人地位,汉人自己起来要地位的时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其实这一点索尼、鳌拜等人自然都是清楚的。只是,突然之间说要给汉人提高地位便都不情愿,感情上一下接受不了。

“应当特别提高洪经略的地位,以洪经略的功劳,封王都不为过,如今他却连个爵位都没有,岂不可怜?又怎么能让汉人安心呢?”范文程说道。

在原本的历史上,洪承畴是在顺治十八年休致的。顺治十八年正月,顺治驾崩,福临的三儿子玄烨继位为帝,是为康熙,洪承畴回到北京,仍然任大学士。虽然他建立了所谓的“不世奇功”,把自己的祖国给灭了,然而静下来的他却倍感孤独。于五月疏乞休致。满清朝廷几经争论,议政王大臣会议才授以三等阿达哈哈番,也就是轻车都尉的世职,这个世职低于男爵的爵位,而且还不是世袭罔替,不过是世袭四世而已。洪承畴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官居一品了,而仕清二十年,为满清立下汗马功劳反而却混成了从三品。作为一个背叛汉民族的败类,洪承畴被汉族看不起的同时也被满清鄙视。他对满清来说就像个尿壶,用的时候固然舒服,很喜欢,但是一旦用完就扔在一边,不会对尿壶产生感情,反而嫌尿壶有骚臭味,唯恐避之不及。乾隆时修《贰臣传》,洪承畴名列其中。洪承畴啊洪承畴,“君恩深似海也,臣节重如山乎?”

然而,在本时空,由于李存真的出现,在蝴蝶效应作用之下,洪承畴的作用反而提升了。满清没有卸磨“踢”驴,反而更加看重洪承畴了。

此时,没有等鳌拜开口,索尼倒先说话了:“何苦给他洪承畴什么爵位,他和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吴三桂几个都是不一样的。这几个人都是带着人马投靠大清,而洪承畴是兵败被俘的。洪承畴在明朝的时候是大官,率领几十万军队与大清为敌,后来与太宗作战,战败被俘,太宗皇帝恩典,没有杀他,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洪承畴但凡要是个人就应该知恩图报。他为大清鞍前马后的操劳奋斗,这不是应该的吗?这不都是他应该做的吗?还要封王,真是笑话!”

其他满清大臣听罢,纷纷点头称是。

范文程说道:“我大清的心胸宽如大海,难道还容不下一个洪承畴吗?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危机就在眼前,只要伪明的永历回国,天下的汉人怕是群起响应。难道各位还看不到吗?想要再来一个大同、江阴、广州,我大清是万万办不到的。

想要维护我大清江山,这都要依靠汉兵啊,要依靠汉兵!我还请各位大人,还请太后深思于此!

汉兵的首领是谁?就是洪承畴,此时安抚了洪承畴,给他个爵位,其他汉将就会看到希望。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如同洪承畴一样,就不会心存不满了。难道各位全都忘了姜瓖和李成栋了吗?如果再来个姜瓖,我大清能压得下他吗?”

一番说辞,满清竟然没有人再反驳了。毕竟满清的野人们都相信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现在的满清确实已经没有实力了。

布木布泰见众人都不说话了,便开口说道:“区区一个爵位而已,孙可望都能封王,更何况洪承畴呢?”

范文程说道:“太后英明,太后英明啊!一个王不过是个爵位而已,怎么也不会如我满洲一样尊贵,虽然是抬高了汉人的地位,可也不是把汉人地位抬得和我满洲一样高。”

苏克萨哈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奴才以为可封松锦王。”

众人听了全都纷纷点头。当年,洪承畴正是在松锦大战当中被打败,封“松锦王”正是要洪承畴永远记住大清的“恩德”,不要做出悖逆之举。

布木布泰问道:“洪承畴都封王了,却要把汉兵都拉入京城来却是为何?”

范文程说道:“京城空虚,总得要防守才好。如今天津尚未夺回,北京绝不容有失。得让洪承畴速速回京。而且,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汉兵会感到天威浩荡,自然听话,如果离得远了,不再顾忌大清的威严,反而不可制了。”

范文程的意思是把汉兵主力弄到京城来,一个是加强北京的防守。毕竟,李存真匪帮竟然能够攻克天津,这是京津地区空虚的结果。二来,这些汉兵虽然多,但是只要控制住了洪承畴也就等于控制住了其他将领,加上还有正黄旗,蒙古八旗,自然是可以看住汉兵的,若是离得远了,有人煽动汉兵作乱怕是就不好办了。

最新小说: 我在异世当领主 我能无限签到 雨季先生 首辅娇娘 观察者的世界 快穿BOSS又表白了 二次元生存日记 从小剑人开始修行 苒苒星夜之浮游少女恋爱记 农家福女要高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