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河庄守望 > 第0821章:泛舟兰湖心放松

第0821章:泛舟兰湖心放松

第0821章:泛舟兰湖心放松

第二天一大早,白家人一大群,登上了兰壑镇东南角的一座山丘上,给兰壑镇革命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圈和花篮,然后驱车向着兰壑镇东北方向的兰湖出发了。

兰湖是兰溪的上游,它是伟大的兰壑人民在五十年代,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举全民之力修建的一座重型水库。水库坐落在一个口袋型的宽谷中,在下游修建了土石坝,积水成湖,形成了一颗肖芬山腹地璀璨的明珠----兰湖。兰湖的西侧山坡上就是兰壑革命烈士陵园,当时的兰壑人民,就是为了让这些为了民族解放做出牺牲的人们死后能够有一块秀美的安身之地,特地花费了人力物力,绿化了附近所有的山川,营造了这么美丽的兰湖。

蔡威的海佩公司,准备开发兰湖时,犹豫了很长时间,与白相生的六月天公司反复进行了商讨,最后才定下了开发方案。那就是保持兰湖的原生态环境,不进行过度开发,不进行水上游乐项目建设,不进行餐饮住宿方面的建设。一切以烈士陵园的缅怀和纪念为主题展开。

所以,西侧的革命烈士陵园,不但成为了游客的必到之地,而且还让革命烈士的灵魂得到了安息。

西侧的革命烈士陵园的围墙上,被海佩公司涂抹成了四个主题壁画,从南端的兰壑革命根据地建设,然后是兰壑人民抗战伟绩,接着是兰壑解放战争胜利,最后是兰壑人民美好新生活。主体鲜明,内容丰富,人物突出,画面介绍简单明了。

环湖的步行道路旁边,则用花岗岩制作了一座座两米高的肖像石碑。上面是在兰壑镇革命过战斗过的英雄们的半身照,下方是他们的英雄生平事迹介绍。全都矗立在环湖道路的内侧草坪上,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座丰碑,很是壮观。

白珮环饶有兴趣地一一审视,竟然看到了老爷白满仓的名字,她惊呼道,“爷爷,爷爷,你瞧,这是不是我老爷!”

白天雷着实没有想到,俯身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就是父亲白满仓。只见上面清楚地写着:白满仓,冶州市黄中镇河庄村人,生于1914年,曾任国**命军第二集团军27军107师师长,冶州行署专员。曾经带领军民数次阻击入侵冶州的日寇,不幸在1945年春壮烈牺牲在冶州城东城头,享年31岁。生前曾两次到过兰壑镇,在此秘密加入了中***党。他心头一股暖流涌出,喉头发紧,眼窝发烫,两行浑浊的老泪,奔涌而下,扑通一下,竟然跪倒在了父亲的面前。

白家人见状,无不涕泪俱下,默然地跟着白天雷跪了下来。是呀,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场面,这是多么让人动容的时刻!父亲戎马匆匆,十几岁干革命,三十出头便死在了敌人的枪林弹雨中。那时的白天雷还是个婴孩,根本就不懂世事,甚至连父亲的牺牲,他都浑然不觉,依然无忧无虑地望着人群傻笑。而今,自己都须发全白,垂垂老矣,望着异地他乡父亲的雕像,岂能不为之动容?

白家人的这一举动,让路过的游客无不为之侧目,很多人特地围拢过来,瞧新奇。白天雷见状,赶紧起身离去,一行人这才沿着环湖路继续前行。一直走到了兰湖的最北端,这才停下了脚步。望着一碧万顷烟波浩渺的兰湖,看着兰湖中央时不时地游过一群鸳鸯和野鸭子,还有那咻惚飞起一冲上天的白鹭,大家都思虑万千。刚才在烈士陵园专门拜谒了另外一位来自冶州正安县的大将军窦御琪,现今偶遇了自己的父亲白满仓,白天雷的心情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是难以平静。

他眼睛望着前方,表情肃穆地问道,“相生,这是谁的主意?”

“爸,你是了解我的,肯定不是我,也不是蔡威!”白相生迟钝了一下,回答道。

“那是谁?兰壑镇人,知道你爷爷来过兰壑镇,在这里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不多!”白天雷严肃地问道。

“爸,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村南坡地的东头不是有我爷爷的石碑?上面清楚地记载着我爷爷的所有生平事迹。这个石碑,华卫峰等兰壑镇人一定都看到了!究竟是谁告诉了他们,我也不太清楚。我跟你一样,看到这个也很惊讶。详细询问后才获悉,是安金铭安县长授意让建的。不过,事后,我也想了想,我爷爷当之无愧!他虽然没有在兰壑镇战斗过,但是来过兰壑镇两次,而且,他还在这里秘密加入了中***党。符合在兰壑镇革命过这个条件。再说了,我爷爷的确是为了国家的解放民族的独立,革命了一辈子,直至壮烈牺牲。他完全有资格享受世人的敬仰和膜拜!”白相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白天雷听了没有言语,他长叹了一声,“你爷爷为冶州的革命事业奉献了一生,对兰壑镇革命事业作出贡献,有些牵强。安县长一定是考虑到我们河庄对兰壑镇的经济援助,才这样做的!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是,我以后会注意的!”白相生好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在父亲面前,他永远是个孩子。

“爷爷,我想坐船到兰湖的中央游玩,我想近距离看看那些鸳鸯和白鹭。”白珮环突然走上前来,拉着白天雷的衣袖,央求道。

“好好好!那就让你伯过去买个票,我们一家人都上船,近距离感受一下兰湖的美丽。”白天雷答应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于孙子白惊春和孙女白珮环的请求,从来就很难硬气起来表示拒绝。

这也许是隔代的缘故吧!对于白相生和白相宜,他很少展露笑容,一直都是板着脸教训,或者严肃地教育。就是女儿白杏儿,他也是笑容不多。轮到小孙子和小孙女了,他无论如何也硬起不起来,总是有求必应。以至于连邵洁和王博都埋怨他娇惯自己的孩子,把孩子们带坏了!这又能如何?不是说,隔代不打人嘛!白天雷严厉了一辈子,对自己的孙儿辈自然是亲近有加。

泛舟兰湖,纵情山水,天色与湖色融为一体,都是那样的透彻,都是那样的宝石蓝,蓝的让人不忍破坏!阵阵冷风吹起,吹皱一池冬水,湖面氤氲升腾一抹似烟似雾的东西,灵动而又飘逸。船桨划出一个个优美的弧线,惊动了水下的休眠状态的鲤鱼,纷纷跃出水面,露出了黄红色的胡须和尾鳍,不由得让人惊鸿一瞥。

节假日的兰湖,游人如织,白家的游船,飘流其间,完全不被注意。一家人泛舟兰湖,乐此不疲,一直从中午玩到了下午。

最新小说: 大道之极 养蛇为祸 弑天道君 转生眼与超凡世界 宠妻无敌甜 女上神的羽化之路翻车了 我在泰山当神仙 昂行的慕丘恪使徒 重生狂妻:爹地我找到了妈咪 魔欲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