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大汉大忽悠帝 > 第367章 垫资建大桥模式

第367章 垫资建大桥模式

第367章垫资建大桥模式

……………………………………

从前在北邙山里的时候,对于那个小学校的小娃们来说,“校长”这个词儿非但不稀奇,而且还颇受嫌弃。因为那个时候,刘汉少走的是纯粹的“亲娃路线”,不仅有结义兄弟,还有亲传弟子,所以对他的称呼也是有的喊“大哥”,有的喊“师傅”,或者像史努比那样,干脆只喊一个字……哥。

除此之外,哪怕是能够和刘汉少说过几次话,混个脸熟的小娃,也都可以自由自在,开开心心的喊一声“汉少”。与之相反的,只有最默默无闻的,毫不起眼的,老实到一说话就脸红,或是紧张到想哭的小娃,才会怯怯生生,拘拘谨谨地喊一声“校长”。

后来,还是王闹闹为了给自己的鼻子上插大葱,整出一个“天子门生”的说法,而这个时候,刘汉少又已经变成了北邙军校的校长。这个“校长”的称呼才逐渐摆脱了被嫌弃的命运,转而受到北邙军校生的追捧。

能够成为“天子门生”,是每一个北邙军校生的无上荣光,尽管他们之中,有些人可能从入学到毕业,也没听过“刘校长”忽悠过一堂课,但是这并不妨碍刘汉少在他们心中无可取代的崇高地位。

特别是刘汉少在他们面前,偶尔还会用“为师”这个自称,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哥虽然忙,不能经常忽悠你们,但是哥认下了你们这些门生,咱们“好师生,讲义气”!

按照这种算法,就连皇甫嵩、盖勋等人,回京之后,也都在北邙军校学过唱军歌、站军姿、背诵军规条例,应该也可以说自己是“天子门生”,对吧?

但是,他们的脸皮儿实在没有王闹闹和刘汉少那么厚,一个真敢喊,一个真敢答应。

再但是,后来的这些军校学生,不管年长年幼,都要严肃而恭敬地喊一声“校长”,且不说校长是不是陛下,也不管自己算不算天子门生,军校本来就是一个等级分明,军纪森严之地,必须要有的规矩,一丁点也不能乱。

所以,当黄忠这样的老学生,一口一个“校长”,语气中充满了亲切与崇敬之时,刘汉少的面容变的越发“慈祥、和蔼”起来,甚至连眼神之中,也流露出赞赏、鼓励之意。

“拿着!”

将自己的佩刀递到黄忠面前,刘汉少显得十分豪爽,霸气侧漏。

这可是陛下的佩刀啊,铭文“大兴”,军中能获此刀者寥寥无几,无一不是战功赫赫之名将,想不到自己一个在校生,居然能获得此刀。

“谢校长厚赐,学生定当尽心竭力,以报国家!”

黄忠实在难以抑制心中激荡,恨不得现在就拿着这把刀上战场砍敌人去。由于心情太迫切,也顾不得军中的保密条例,偷偷向刘汉少又问了一句:“校长,不知学生将要被分往何处?”

刘汉少也偷偷说了两个字:“水军。”

黄忠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怔半天,尴尬地又说道:“校长,水军……学生……我,我不会游泳啊!”

…………

无量天尊,哦咧个去。

难道是哥把黄忠、黄盖整叉劈了?

好吧,这当然是个笑话,就算学渣的知识学的再杂,也还是知道那句“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攻,一个愿受”的千

古名言的。

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没有玩过水军,唯一有经验的就是当过水贼的管承,这要是让他来训练兵士,再把大汉的第一水军给训练成第一水贼,那才真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呢!

再者,无论是青州黄巾出身的管亥,还是黑山军出身的白雀、刘石,都是有过“搞事情”前科的,刘汉少明面上可以称兄道弟,私下里却又不得不防着一点,所以,水军之中必须得有一股强大的忠诚的力量才行,北邙军校的毕业生不是正合适么?而且还是黄忠、太史慈和王凌这样的人物,够不够强大?不会游泳没关系,可以学嘛,实在不行,抱块石头去河底走两圈。

当然了,也不能只选忠心耿耿的,关键还是要有业务水平,所以刘汉少带着黄忠又来到了大河岸边,小平津关。

大河在小平津关这里劈了个叉,河中间有两块滩涂,其中那块大滩涂将近两里宽,三里多长,河面宽阔,河水浅而平缓。孙坚现在就带着一拨人,整天扎在这里,建造大河之上的水泥大桥。

按照设计方案来说,首先要建好滩涂上的桥墩,然后利用枯水季,打围设堰,先修建一半河道中的桥墩,再利用下一个枯水季,修建另一半河道中的桥墩,最后建造两岸的引桥,铺设桥面,合拢完工,整个工期预计三到五年。

这个预计工期的确是有种蒙事的感觉,问题是之前谁也没干过这样的活儿呀,单单水泥钢材,所需砂石就是一个天文数字!甚至可以说,此桥能够开工,都是靠杨彪、崔烈、曹操、孙坚,一干人等,卖了老脸换来的。

…………

如今大河南岸的青天大道进程并不算太快,向西还不到长安,向东也不到陈留,但是大河北岸的水泥路倒是建设的很快,由曹操亲自督造的轵关陉、太行陉均已建成,连通了河内至河东、河内至上党的道路,使得河东、上党的钢铁、煤炭以及其他重要物资都能够快速运出,甚至连通了河内至邺城的水泥大道。

问题是,这些东西到了河内就停住了,隔着一条大河,干着急也无法快速运至洛阳。在此,桥梁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出来。

好歹桥梁建设厅现在归交际部所辖,于是曹操就带着孙坚去找杨彪,从军用到民用,从战略意义到格局布置,对老杨进行了一整套全方位的忽悠。其实不用二人多说,老杨也知道这座大河大桥有多重要,一旦建成,可以说整个河北都将处于朝廷的掌控之下。

“又于是”,老杨带着曹操、孙坚就去找了崔烈,话不多说,就是要钱!崔烈心里话说,我只是财政部长,又不是造币局长,能让你们要多少我就拉出来多少么?当然,这种话崔烈是万万不敢对老杨说的。

“又又于是”,受到大汉皇家银行启发,崔烈给杨彪出了一个招儿,说我们财政部拿出一部分钱来,剩下的,由相府去找皇家银行贷款,反正大桥建成之后可以收取过桥费,咱们慢慢还钱给银行就成。

老杨差点就答应了,曹操却及时地拦着说:“首相,这事您可得好好琢磨琢磨,找银行贷款那是要还利息的。就算您是首相,可是您敢欠着皇家银行的钱不还么?将来万一收的过桥费不够还账的,您怎么办?”

孙坚比较耿直地说:“不可能!文台大桥现在每天收的过桥费都成车地拉呀!”

曹操抬起

小短腿,上去就踹了孙坚一脚,然后朝着杨彪不停地挑眉毛。

谁傻呀?

连孙坚自个儿都已经明白过来了,自己被踹的不冤枉!这里边的油水跟拦路抢劫一样,要是现在相府担着还款的风险,将来桥建好了,国家能赚税钱,皇家能赚利钱,咱们各家赚啥钱去?

几个人扎堆一商议,决定建造大河大桥的资金由财政部出一部分,再向皇家银行贷款一部分,最后再让爱卿们投资入股一部分。将来等到大桥建成之后,所收取的过桥费首先用于还款,然后按照入股比例,爱卿们可以与国家一起分钱。

老杨也是个谨慎的主,这事儿可不能单听曹孟德忽悠自己,还是要获得陛下首肯才成。刘汉少一看老杨拿来的议案,当时便乐出了声。哥早就想让你们多多的花钱玩,没想到你们自己现在都这么会玩了,当即便找皇后要钱,以刘云远航的名义也入了一股。

但是,刘汉少也向杨彪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家投资基础建设,利国利民,只是牵扯到了个人利益,将来会不会反而变成国家发展的阻碍?比如,今天我们投资小平津建桥,收获一定的回报,明天孟津要不要建桥?还有五社津、白马津。要是害怕小平津这里的往来商货少了,是不是大家就会不许别处建桥呢?

杨彪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问刘汉少有没有啥解决的办法?刘汉少伸出了一巴掌说道:“好五倍!”

杨彪不明所以,刘汉少解释说:“凡是参与国家基础建设的投资,不能算作入股,只能算作垫资,收足五倍的投资回报之后,便算是一结两清。如此一来,大家可以拿着投资回报,参与到新的建设当中去,才能更好的推动国家的建设发展。”

五倍……好!

五倍就五倍,老杨扭头回相府,也分蛋糕去了。毕竟这活儿从前刘汉少带着也没少干,算是门清,这一次由自己主刀来分,更能增加自己的威望。旁人的反应暂且不说,崔烈也是扭头就去找了崔琰,向自己这位有钱的族弟借钱,还口口声声说借一还二。

崔琰打趣地说道:“族兄,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是陛下的主簿。”

那意思是说,这事儿里边的道道,还能瞒的了我?

崔烈老脸一红,然后便厚着脸皮,假装推心置腹地说道:“弟呀,你虽然是陛下的主簿,可你跟随陛下时日尚浅,还不了解陛下。他会想方设法刮咱们的钱的,要是咱们自己不想方设法学会赚钱,早晚得让他刮到脸皮啊!”

崔琰闻言,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喽。

…………

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孙坚带着众人寄予的厚望还有钱钱,来到了小平津关。上一回在洛水上建桥,使自己得到了名声,连大桥都是以自己的表字命名的,这一次在大河上建桥,还能得着利,因为自己也有出钱垫资。反之,万一这座大桥建不成,不用陛下说话,就有很多,很多……很多人,想弄死自己。

所以,孙坚现在是艰苦卓绝,日夜奋战,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座桥墩,杵在大河中间。

再所以,一看到刘汉少跑过来挖人,要把黄盖调走,当即摇头摆手地说道:“不行,不行,不行!汉少,我这边现在人手还怕不够用呢,您不说再多给点支持也就罢了,咋还能来挖我的人呢?”

最新小说: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表白失败就变强 太太凶猛 汉末文枭 苍云剑神 变异魅灵全家大逃亡 诡报社 武证寰宇